全球经济正在迅速日本化 央行宽松潮带来严重副作用

记者 郑菁菁 

在备受关注的舆论风暴中被免职,随后悄然起复,“三鹿奶粉”事件并非孤案。梳理2008年以来,引起舆论关注的52起官员免职案例,52起案例中,突发事件被免职的达20起,40名官员被免。截至目前,半数官员均已起复,相隔一段时间走上了其他领导岗位。(8月12日中新闻) 免职官员复出,历来都备受关注,免职不过几个月就闪电般“悄然”复出,更是刺痛了大众的神经。当然,不是说免职官员就不能复出,毕竟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官员也不例外,纵然他们曾经犯下了过错。 不可否认,在免职官员中有一部分人是有点“冤枉”的,他们一生兢兢业业的努力工作,到头来却因为一个突发事件而被免,虽然他们有着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但毕竟不是主要责任,他们身为领导也没有那么多的精力时刻关注某一件事,一辈子的努力到头来倒在了突发事故上,不得不说有点“冤”,对于这些官员,如果他们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能及时改正,在以后的工作中更加负责,他们复出也未尝不可。 但是,免职官员可以复出,却不代表一定要复出,就算复出也应该将复出真相给大众交代清楚。如果复出的官员都是那些有点“冤枉”的,公开复出真相又有何妨?大众都是理智的,并不会因为对一些官员的排斥而盲目非议。然而,现实却是免职官员复出总是那个“静悄悄”,我们可以理解为“低调”,也可以理解为是避免大众受到刺激,但是说是 “低调”也好,“静悄悄”也罢,都难免让人觉得,其背后隐藏着自知理亏和自证猫腻。 免职官员复出不是小孩玩“过家家”的游戏,其严肃性和公正性不容践踏,官员复出的真相必须给大众一个交代。在官员复出问题上,如何防止暗箱操作或“带病任用”,不妨借鉴时下流行的“光盘”做法,让复出程序一览无余,不留任何模糊含混地带和死角。程序“光盘”了、公开了、透明了,公众知晓了问题官员在免职期间是否真正认识了错误、承担了责任,其复出是否合符相关规定,也就消弭了疑虑,复出官员也才能重塑其公信力。 稿源:荆楚网乔碧萝自称患抑郁

打造“职教升级版”,越来越成为社会共识,也是面对激烈的国际人才竞争、经济转型升级和企业自身发展的内在需求。这同样是其他国家正在采取的做法。比如,去年,日本文部省决定关停一些院校文科专业,侧重培养实用型人才,就是这一趋势的反映。2014年,我国提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规划(2014—2020年)》,正是为了在新一轮国际竞争中建立巩固的、可持续的人才和技术竞争优势。为了对接“中国制造2025”的国家战略、适应“机器换人”催生的人才需求,各地已开始迅速部署。如浙江绍兴职业技术学校推出工业机器人技术专业,沈阳中德新松职业教育集团并购了有百年历史的德国陶特洛夫职业培训学院,等等。顶层设计、校企合作、产教融合,当职业教育的关键环节环环相扣,高质量技术人才输送的途径就会更加畅通。吉喆因病去世

高考是富有权威的指挥棒,如果数学在高考中弱化甚至“滚出”,那么它在中小学教学中的弱化甚至“滚出”,就几乎是注定的结果。这种论调过了头。黄子韬表白周杰伦

随后,习近平等走出大厅来到纪念馆前平台。台阶上,56名手持鲜花的少先队员朝气蓬勃。此时,3500羽和平鸽振翅高飞,五颜六色的气球腾空而起。现场的人们仰望注视,报以阵阵掌声。吾恩确诊癌症

事件起源于8月12日一则中新网的短消息:“记者今天获悉,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张昕竹,因违反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工作纪律被解聘,不再担任国务院反垄断专家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史玉柱吃脑白金

扫码分享到手机

  • 联通